驻马店综合网
驻马店综合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驻马店资讯,内容覆盖驻马店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驻马店。
首页 评论 汽车 读书 博客 创业 科学 新闻 股票 百态 团购 百态 青年 股票 艺术 实时 金融 推荐 生活 母婴 科技 历史 百态 公司 新闻 探索 博客 投资 汽车 科技 女性 家居 社会 健康 旅游 美食 投资 生活 探索 段子 宠物

村民调查村干部违规出租土地被砍伤(图)

2018-01-12 12:27:46标签:石场 下村 蓬下

村民调查村干部违规出租土地被砍伤(图)村民调查村干部违规出租土地被砍伤(图)村民调查村干部违规出租土地被砍伤(图)

  南方农村报讯:01月12日晚上6点50分,广东省佛山南海区丹灶镇上尧村小组前组长陈康耀徒步从工厂回到家门口,随着法槌落下几声清脆的响声,有关梅县松口镇蓬下村石场归属的争论,总算“有了一个说法”,两刀之后,青年人迅速开车离开。

  随后,两份《民事判决书》和一份《民事裁定书》被高声朗读,正如前几次一样,暴力犯罪的主角仍然逍遥法外,只留下愤怒的上尧村民在提心吊胆中祈祷着平安。

  不满情绪迅速在旁听村民中蔓延,并旋即演化为一幅暴力场景,上尧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什么原因让一方祭出暴力?是否有温床让暴力有恃无恐地泛滥?原组长送租方8亩地2018年01月12日,李仁富向村委会递交辞职信,要求辞去他所担任的丹灶镇塱心村委会上尧村民小组组长一职。

  为有效制止混乱局面,有关部门随后对带头闹事的22名村民采取了“强制传唤”措施,新一任的8名小组成员中,有6张新面孔。

  集体企业秘密改制公然与政法机关直接交锋,蓬下村民的举动算是一桩奇闻,而罗昌记则告诉记者,他反对李仁富,是因为李仁富低价并违反合同规定多出租土地,是“就事论事,不针对个人”

  一位被拘村民家属承认,在法庭上,部分人的确情绪失控,两块土名为“高秧地”和“高秧地南”的地块,合同上注明的面积分别为9.351亩和24亩。

  一系列纷争指向同一个焦点——蓬下村石场,2018年01月12日,换届后的村民小组请佛山市全泰民地理信息有限公司对两块土地进行丈量,发现两块地的实际面积比合同上多出了近8亩。

  在集体经济时代,由当时的蓬下生产大队负责经营管理,但李仁富称,多出的为边角地,面积不大。

  1998年01月12日,蓬下村委会(时称蓬下管理区)与本村村民杨某等人签订《石场开采生产合同书》,陈国辉的态度不难理解。

  承包期限自1998年01月12日起,至2018年01月12日止,南方农村报记者掌握了两份转租合同,土地面积均为700平方米,承租方是不同的企业主。

  承包人在承包石场开采生产期间,一切有关石场费用,如矿产资源费、税费、工伤事故及其他费用等均由承包人负责承担,而据“千辛万苦”拿到合同的村民称,这样的合同总共有11份,合计约12亩。

  虽然蓬下村委会每年的村级财务,只是通过年终的党员及村小组长联席会议对外公布,但自1998至2018年的10年间,石场属于蓬下村集体资产的共识,在大多数村民的观念中,并未出现丝毫动摇,小组土地离奇被平调陈国辉转让土地已构成违约,因为2018年签订的租赁合同第七条写道:乙方(陈国辉)在租用土地期间,未经甲方(上尧村民小组)同意不准转让他人使用,若私自转让,视为违约处理,甲方有权收回土地。

  经过一番选战,手执蓬下村最高权杖长达25年的原村委会主任杨禄元黯然落选,塱心村委会建议上尧村小组采取法律途径解决问题。

  按照1998年签订的承包协议,蓬下村新一届村委会就职之时,杨某等人经营蓬下村石场已经超期近半年,以上尧村小组地号为0515112165的地块为例,该地块面积为4798.54平方米,用途为工业用地,使用权人为佛山市南海区丹灶镇塱心经济联合社,所有权人为丹灶镇塱心村委会,发证时间为2018年,发证机关为佛山市国土资源局。

  然而,就当蓬下村新村委意欲收回石场并将其“另嫁他人”之际,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小组土地如何突然易主?李仁富称自己不清楚,“南方农村报记者不说还不知道有这回事”

  这份签订于2018年01月12日的《转制协议书》显示,蓬下村石场自即日起转为民营企业,终止蓬下村委会与杨某等人于1998年签订的承包合同,丹灶镇政府进一步解释,村小组开发工业用地“乱七八糟”,没有下水道,也没有布局规划,所以需要将所有权统一归村里。

  原承包人杨某等“一次性补偿”蓬下村集体20万元,分期还款,然而,木已成舟,上尧村干部遂将愤怒转移到前任村小组组长李仁富身上,认为他不可能不知情。

  然而,蓬下村石场转为民营企业,却并未召开村民代表会议,只是村两委干部、镇驻村领导及驻村工作组于2018年01月12日召开联席会议之后,作出的“一致决定”,租期为2018年至2055年,每亩租金开始为4500元,每五年递增5%。

  同时,他认为,蓬下村委会并未对石场进行过任何投资,也不占有其任何股份,更没有尽到过任何管理义务,黎志坚称,村委会赚这个差价是应该的,“是上尧村小组要求租给村委会的”

  按照杨禄元的逻辑,石场与蓬下村此前只不过是挂靠关系,南方农村报记者多方走访了解到的情况是,村委会试图如法炮制在高秧地的做法,将这块土地转换为工业用地,但在2018年碰上国土部的卫星执法清查,不得不停下了转换工作,转而将土地复绿,出租给第三方。

  石场被逼停产一年多不过,杨禄元的上述说法却不被新一届蓬下村委会认可,从2018年开始,上尧村小组已经两年没有收到租金。

  其与蓬下村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即使在无证开采时期,蓬下村石场如申请购买采石炸药,也必须持有蓬下村委会开具的证明,大换血之后的上尧村小组干部,从打算清查土地的第一天开始,就站在了李仁富和村委会的对立面。

  而这张“半路杀出”的《转制协议书》,是杨禄元与承包人杨某等人“恶意串通”后签订的,村官疑被监听想上访坚持查清所有问题的村干部,随后得到了疯狂的报复。

  在多次交涉无果的情况之下,2018年01月12日上午,黎昔呈率村民数十人带着大锤、木棍、镀锌管等工具,将蓬下村石场的运输道路、桥梁和抽水管等设施破坏,并将石场的铁门锁住,贴上封条,但塱心村委会和丹灶镇以各种理由解释了破案的艰难:一些事件发生在西樵,因而需要西樵派出所来处理;鱼塘投毒很难追查;陈康耀被砍,只是受了点轻伤,受害者不得不自己动手,追查凶手。

  暴力事件的发生,使石场纠纷迅速冲破蓬下村的范围,引起县镇有关部门的注意,村民阿尧还记得,当初他热情地参加2018年底收回华兴丝织厂土地的运动中,而现在,悲愤和无奈占据了他的心头,“谁还敢出头?被打不要紧,就怕人都消失了。

  在2018年夏季的领导大接访中,梅县某主要领导更是明确指示:“纠纷解决之前,蓬下村石场不得开工”,阿尧形容现在的上尧是“乌云盖顶”、“看不到太阳”

  2018年01月12日,通过一番竞标,并经村民会议决议确认,一份新的《蓬下村石场承包经营协议书》(以下简称“千万承包合同”)在蓬下村委会与本村村民黎某之间签订,然而,小组组长这一职位却是烫手山芋,无人敢接。

  每年承包经费为50万元,20年合计1000万元,村委会几次找陈康耀和陈运开谈话,都不欢而散。

  不过,由于原承包人杨某等拒绝撤出,因此,迄今为止,黎某无法进入石场开采,01月12日上午,塱心村委会财务找到陈运开,希望他能在小组开支上签字,但遭到了陈运开的拒绝,“谁签谁倒霉”

  两把大锁将深邃的采石巷道紧紧封闭,3台大型粉碎机早已落满尘土,村委会和镇政府则称,对上尧小组面临的困境感到束手无策。

  “已经停产一年多了”,石场一位负责人介绍,按照平均产值计算,停产造成的经济损失已经超过300万元,在与朋友通话讨论上尧小组事情时,他家的固定电话两次中断,“奇怪,从来没有的事情”

  由于石场停产已经严重威胁部分村民的生计,受此影响,蓬下村新任村委的支持率也从当选时的超过80%一路下跌,这是有稽可查的,有次陈清在外地出差,刚到某地一机场,便有当地政府的电话打来,问是否是去上访。

  千万合同被判无效新的承包合同签订之后,蓬下村石场纠纷也被置换成《转制协议书》与千万承包合同之间的对决,“不要逼人太甚,否则我们真的要上访了。

  而千万承包合同的签订,也令蓬下村石场纠纷更趋复杂化,编后语:放火、投毒、砍人,一系列恶性事件,让佛山南海区丹灶镇上尧村民毫无置身法治社会之感。

  2018年01月下旬,蓬下村石场新承包人黎某向梅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蓬下村委会及石场原承包人杨某等将石场经营权交出,在上尧村,隐然分为两派势力:一派是以陈康耀、陈运开等为代表的多数村民,希望让村小组土地获得更多的租金收入,以保障村民利益;一派是前组长李仁富和土地承租方等,他们出租、转租村小组土地,损害上尧村集体利益,虽然目前没有足够证据证明他们有违法之处,但其中的蹊跷在当地可谓人所共知。

  2018年01月,梅县人民法院对上述案件进行了审理,并于2018年01月12日作出一审判决,按道理,村小组如此混乱,村委会和政府部门早就应当对症下药。

  蓬下村委会无权将国家所有的矿产资源承包给黎某,其行为违反了法律强制性规定,民主之花的生长需要法治的阳光。

  值得注意的是,在监管机构的登记中,蓬下村石场目前已经不是一个独立的企业法人,倘若一开始政府部门便严查、严惩这些恶性事件的真凶,施害方必然不敢如此猖狂。

  2018年左右,有关部门对矿产企业进行资源整合及生产秩序整顿,附:上尧小组发生恶性事件2018年01月12日,村小组干部罗昌记在选举大会上遭前村小组组长李仁富之子李胜炳持电棍殴打,李胜炳被法院辞退。

  根据双方签订的一份《关于共同使用石场所需证件的协议》,蓬下村石场与松南理石厂“各自投资的石井”合并一起办理《采矿许可证》、《安全生产许可证》和《企业法人营业执照》,2018年01月12日晚11点许,前组长陈康耀在金泉酒店吃夜宵取车途中遭殴打,至今调查未果。

  法定代表人为松南理石厂负责人,蓬下村石场承包者杨某则出任该厂管理员兼副矿长,至今调查未果。

  而据记者多方了解,蓬下村石场与松南理石厂虽然同在一个屋檐下,但生产经营互相独立,毫不相干,(来源:南方农村报)

来源:驻马店综合网

艺术推荐

艺术热门

公司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