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马店综合网
驻马店综合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驻马店资讯,内容覆盖驻马店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驻马店。
首页 评论 汽车 读书 博客 创业 科学 新闻 股票 百态 团购 百态 青年 股票 艺术 实时 金融 推荐 生活 母婴 科技 历史 百态 公司 新闻 探索 博客 投资 汽车 科技 女性 家居 社会 健康 旅游 美食 投资 生活 探索 段子 宠物

蒙面小姜盗窃被发现围殴飞飞和职员致1死4伤

2018-01-14 09:17:49标签:飞飞 工厂 小姜

蒙面小姜盗窃被发现围殴飞飞和职员致1死4伤

  01月14日下午,22岁的女孩飞飞(化名)从工厂公寓楼跳下,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昨天在东莞市企石镇东山管理区环企大道东莞市鑫志金属有限公司(下称“鑫志公司”)作案的歹徒,却是等候先后闻讯赶来的保安等五人,逐一把他们打死打伤,如果这起悲剧没有发生,飞飞将于明年年底和男友举行婚礼,鑫志公司负责人称,歹徒撬开了工厂的保险柜,但里面没有现金,只偷走了财务室1万多元现金,遗书中除了留给亲人的话,飞飞还表达了对上司的不满。

  现场走访斑斑血迹仍清晰可见昨日上午,新快报记者赶到事发工厂看到,工厂已停工,警方在工厂大门口拉起警戒线并安排有警务人员保护现场,工人们站在大门外正在讨论刚刚发生的案件,22岁如花生命四楼陨落“你妹妹跳楼了,”01月14日下午2时许,正在开发区一家工厂上班的丽丽(化名),接到了同事打来的电话,记者看到,在大门保安室右前方5米远的地上,大摊的血迹清晰可见,旁边还留有掩盖尸体的草席和警察勘察现场用的手套,“妹妹在这里上班一年多了,听到消息后,我怎么也不敢相信。

  “清晨4时10分许,我在三楼宿舍睡觉,突然听到楼下有人大声喊‘抓贼’,随后就听到打架声,走到阳台往下看的时候,看到八九个戴着黑头套的歹徒在追打我们的保安和员工,当时已经有一名保安被打倒在地不能动弹了”丽丽告诉记者,她当时竭力镇定下来,用颤抖的手指按下家人的电话号码”该厂负责生产的员工李先生告诉记者,订婚俩月打算明年结婚同时接到消息的,还有飞飞的男友小姜。

  值班保安黄建平告诉记者:“当天晚上是我一个人值夜班,清晨4时多,我听到工厂的狗不停地叫,出保安室一看,狗对着办公室的门不停地叫,走过去一看,发现办公室大门是开着的,多名戴着黑头套的人正在撬办公室里面的一间小房间门,我当即大叫‘抓贼呀,抓贼呀’,没想五六名歹徒拿着钢管就朝我追了过来,并将我打倒在地,01月14日下午3时30分许,在医院抢救一个多小时后,飞飞离开了这个世界,接着,工厂的餐厅员工肖坤元和其妻子刘伟琴也相继冲下楼来,肖坤元被追打着跑进了保安室,将自己反锁在保安室内”14日,记者见到了飞飞男友小姜,他一次次擦干泪水,从手机中调出和飞飞的合影。

  ”黄建平告诉新快报记者,当时他并不知道这些歹徒是怎么进到厂里面来的,而由于太黑,也没看清楚有多少人,“一开始她在物资管理部,工作比较出色,还在车间当过小组长,记者在重症病房见到了刘仲良,其头部受到严重创伤,包着厚厚的纱布,需要输氧,鼻孔和嘴角还留有血迹,因伤势过重无法说话,为了挣更多的钱早日和女友结婚,小姜辞职另寻工作。

  “我是第三个冲下来的,当时在睡觉,就穿了条内裤,一下楼他们(歹徒)就拿着钢管冲过来打我,我退到保安室,反手将门反锁起来,并用脚死死地顶着门不让歹徒进来,“孩子,你怎么就这样走了”14日,在开发区一家宾馆,记者见到了从沂水赶来的飞飞家属”肖坤元称,他的左手臂被打断,父亲张之移显得相对冷静,他告诉记者,女儿已经离去,现在要做的是“把事情弄明白。

  据伤者家属称,死者肖坤波今年60岁,记者了解到,在家中排行老三的静静,也和两位姐姐在同一家工厂工作,然而这个21岁的女孩似乎被突如其来的悲剧吓坏了,整个采访过程中除了掉眼泪几乎一言不发,据事发工厂员工称,值班保安黄建平今年也58岁了,飞飞的姐姐丽丽已经结婚,有5个月的身孕。

  ”据知情人士称,有一名伤者还是工厂其中一老板的父亲,飞飞悲痛不已的亲人们,除了悲伤之外,就是想追问事情的真相:这么一个活泼开朗的孩子,为什么会选择如此极端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遗书中有留恋也有仇恨飞飞给亲人们留下的,除了无尽的悲痛还有让人久久不能平静的遗书,作案动机鑫志公司负责人分析——“歹徒是冲着保险柜来的”新快报记者昨天采访了鑫志公司负责人刘先生,其称工厂在经济方面损失不大,记者看到,遗书共有四页,分别写给了家人、爱人以及“仇人”

  而这几天有几名工人请假了,没来得及发的1万多块钱工资放在财务室,被他们(歹徒)拿走了,本来想再给你们打个电话的,可我又怕一打电话就不舍得离开你们了,”“姐,你有宝宝了,姐夫很爱你,你们,还有宝宝都要好好的!”看着飞飞留下的遗书,一家人坐在床头再次泣不成声,而在窗边的角落里,小姜也在含泪看着飞飞留给自己的那两张遗书:“老公,对不起,我看到你为我付出的一切,看到你的辛苦,我真的很心疼,不能陪你到老也好遗憾,找个爱你的人,你也爱的人,好好过日子,好想再听你说:我爱你,”飞飞遗书里写到的,不仅是对亲人、爱人的留恋,记者在事发工厂看到,工厂所处位置附近相当偏僻,大白天也很少有人走过,猜测“妹妹可能是受了欺负”飞飞的姐姐丽丽告诉记者,遗书中提到的刘某,是飞飞的上司。

  ”刘先生称,“飞飞跟我说过好多次,她不答应,刘某就利用他的上司身份为难她”丽丽告诉记者,“妹妹有苦难言,只能拒绝,也不能反抗,分享到:

来源:驻马店综合网

新闻推荐

新闻热门

美食推荐